MENU

且珍且行

October 10, 2019 • Read: 146 • 美文

多年前,外公去世,妈妈和姨姨舅舅们在老屋里哭得撕心裂肺,我沉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被现场的悲观氛围传染得很沮丧,但没有哭。

我妈问我,你外公生前那么爱你,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我感到有些歉疚,但还是实话实说,我没有不伤心,我只是现在哭不出来。

我清楚,外公离开了,再没有他了。但彼时年纪尚小,对死亡还不具备完整的认知。

我只知道,我和外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此后一别,可能再也不会碰面。

可就算这样也没有关系,因为我还有好多零食想要吃,好多游戏卡片要收集,我还要找小伙伴玩去,没有外公我还有很多乐趣。

而真正让人难过的是什么时候呢?是我在长大成人以后。

某次闲时在图书馆看书,偶然翻到一本旧书,上面有一页内容是讲九十年代末村镇墙上催人民奋进的口号标语,我听着异常耳熟,就坐下来不停地回想,回想,猛然想起,这是我尚在咿呀学语的年纪,外公抱着我念给我听的。

那天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图书馆里也没有几个人,我突然间就觉得很难过,因为我发现,我快要想不起那个老人的样子了,那个曾经那么爱我的外公,我竟然在他的葬礼上,一滴眼泪也没有落下。如果他知道我现在看过这那么多书,还上了大学,他会不会很欣慰?

可惜他再也不可能知道了,再也看不到他疼爱的外孙后来的模样,和怀念他的时刻。这真是一件比他当初离开我更令人无奈的事。

记得在上大学的时候,做新闻采访作业,采访了一位感动中国的提名人物。这位被采访者由于先天性疾病身体残疾,生活不能自理,但他用并不灵敏的手指,在网上写下了几十万字的小说,也收获了无数的赞誉与关注。

之后,他便用他的影响力号召社会各界的关爱农村的留守儿童,擎公益之大旗呕心沥血,付诸了全部的精力。后来,他家乡的爱心志愿者越来越多,他的公益事业也有了一群人为他接力。

他在前两年离世了。

离世前,他社交网络最后的动态,仍然停留在关爱留守儿童的日常活动。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中有一个命题,叫作死亡焦虑。

这个词的含义很广,不仅仅是指人们对于死亡的恐惧,更是指人们对于被遗忘的恐惧,害怕衰老的恐惧,内心脆弱的恐惧。而抵挡的唯一方式,是建立生活中独特的屏障。

有人从商赚得金钵满盆后开始做慈善,渴望自己的名字别世人铭记。有人平平淡淡结婚生子,在孩子身上看到了生命的延续。

有人干脆彻底看淡,反正终归要踏入虚空,就认真活好每一天,不辜负余生岁月。

而这位热心公益的先锋,抵抗死亡焦虑的方式是,让更多和他一样在农村里缺乏呵护与陪伴的留守儿童们,有一个更精彩的人生。

他接受了自我生命体验的暗淡,决定给同样和他出身贫苦的孩子一点点不同的光。

有一阵子,我有个网上认识的朋友找我聊天,她说,她现在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如果能够再有勇气一点,离开这个世界就好了。

我想了很久,告诉她: 如果你选择自杀的话,首先,你会突然多出很多你生前并不认识的朋友,他们会在社交网站上消费你,伪善地哀悼你的死来彰显他们的热心。其次,除了你的父母至亲外,并不会有太多的人难过。

你的父母要为你的冲动买一辈子的单。会有好事者把他们当作不懂得如何和孩子沟通的谈资用来当作反面教材,会有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圣母冒出来痛斥他们为人父为人母的失责,他们之后的人生可能就活在这段阴影里了。

最后,你的行为并不会被世人觉得勇敢,会有很多人骂你懦弱,逃避,脑残,有病,他们会给你盖棺定论,不给你留下最后一点尊严。

你觉得你还要这样么? 她回复了一句谢谢,没再说别的。 国人有一个习惯,就是避讳谈论死亡。这样的结果是,许多人到最后都忘记了自己会死,自己的父母也会死,临终前留下一堆遗憾。 去多思考死亡不是什么坏事,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在它真正到来之际,更加的坦然,也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执袂。

而在此之前,珍惜时光短暂,去做想做的自己。

我希望在几十年后,在我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的那一天,我能够有勇气告诉我的亲人,不要难过,都是自然规律而已,我很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