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最美好的幸福就是虚惊一场

September 8, 2019 • Read: 428 • 情感美文

这个月初,我妈和我爸突然在我们上班的时候回了老家,留言说是要收拾家里的花草。

到第四天,我妈给我老婆微信发了张图,要我老婆去找熟悉的心脑血管医生,判断下有没有问题。

老婆追问是谁的,我妈搪塞说老同事。

老婆将信将疑,也还是按照她的意思办了,找的医生说看不清楚,具体要看造影检查结果。

回来跟我说起,提醒我这个做儿子的,要搞清楚怎么回事。 于是我拿起手机,微信的视频直拨了过去,没成想我妈居然挂断,给我语音回过来。

语音里面,我妈的声音依旧,但是多了一分刻意的亲热,我暗暗疑心,问她为什么不能开视频。

我妈说,都睡了,视频干吗。

我说才八点半,怎么可能。

于是挂断,发视频连接过去,过程中被我妈掐断了五六次,但我依然我行我素。

过了有好几分钟,我妈被我逼的无奈,终于确认了连接,画面一蹦出来,我就看见了大块的刺眼白色背景,标准的医院病房布局里,正是我爸惨白着脸躺着,还拼命牵扯起嘴角对我微笑。

我又气又急,大声嚷嚷怎么生病不告诉我。

一边的我妈陪笑脸,瞒也瞒不过了,于是缓缓道来经过。

原来是月初那天,我爸午饭后洗碗,突然胸口剧痛,慌忙祈求我妈送他去医院,我妈吓得六神无主,搀扶着他连忙打车。

坐到半途,我爸说没那么疼了,坚决不肯再去医院,要我妈立刻在12306订票,嚷嚷马上回老家。

我妈问他为何,我爸说在这边没有医保,医院光一套检查下来都要花不少钱,坐高铁回家才一个多小时,看病有医保不花钱。

连同听到他们对话的出租车师傅,都跟着我妈一块数落我爸把生命当儿戏。

可老头子犟脾气上来,谁也不听,我妈拗不过他,只好调转车头去火车站。

听到这里,我眼眶瞪得欲裂,也不顾我爸还在抱病,对着手机里的他吼,你还要不要命了你,钱比命重要吗。

我爸低眉顺目的,口里喃喃小声辩解这不没事吗。

我还要继续训斥他,我妈一看,紧跟着讲接下来的事,把我的话头掐断。

他们动车到达了老家,立即拦车去了医院跑急诊,医生火速检查下来,马上挂上点滴,终于把我爸的病情控制住了,胸口没有了剧痛,但还是隐隐发闷。

我妈说,现在只是暂时控制住了,医生说,最终要看造影检查的结果再出治疗方案。

我妈轻轻补了一句,医生说你爸的情况,有可能要做支架或者搭桥。再没有医学常识,我也知道意味什么了,我对我妈坚决说,明早我就回来。 一晚上辗转难眠。 坐最早的一趟高铁回到老家,我出站立即登上出租车到了医院。

我爸正打着点滴,我妈坐一边给他削苹果,看见我来,却对着隔壁床的老头笑着说,儿子来训我们来了。

老头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他定定看着我说,别批评你爸妈,他们都还不是为了给你省点钱。

我对他欠身,寒暄了几句,就走到我爸床头,看着他平时红润的面颊,发白又有些发黄,嘴唇也有些皴裂,眼神不停在躲闪我的目光,哪里还是平时那个虎虎生威的犟老头。

看见他的样子,我也心软了,叹口气,接过我妈递过来的苹果块,用牙签插他嘴巴里。找大夫了解下病情、跟我妈聊聊天,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转眼到了饭点。

我妈收拾饭盒,我随之起身,正要起身跟我妈去打饭,我爸说,你妈去就行了,你留一下。等我妈走了,我拉张椅子坐他床边,调侃说犟老头,你有什么指示。

我爸说,这个病,医生说了搞不好要做手术,手术都是有那个什么存活率的,我怕有个好歹,所以趁着你妈不在,几个事我要给你交代下。

“老家的房子是我的名字,房产证和土地证都有,等检查完,你赶紧跟我去把过户办了,省的我要是不在了,办起来麻烦。” “我的钱都是你妈在管,但我还是偷存了点钱下来,不多,只有两万出头,这钱不给你,但你拿着,每逢你妈过生日,你就花一点,代表我买件礼物送给她。” “你妈爱漂亮,再老也臭美,买的礼物呀,你都往衣服、首饰还有抹脸的那方面去买,别的她不喜欢,买了以后,一定要她穿上用上,不然她会心疼花钱,拿着发票去退掉。”

我爸还没说完,我已经感觉鼻头一酸,我哽咽说,你别想那么多,肯定没事的。 我爸无力挥挥手,说照着我说的话去做。

隔床老头的悠悠的声音传来,小伙子,答应你爸,万一有个不测,别让他有遗憾。

我只好满眼的雾气,向我爸点点头。 第二天的造影检查,我满怀心事搀扶着我爸进去,此后,一直在焦灼中等待。 一个小时都是在度秒如年中熬过,铝合金厚重大门拉开那一刻,恨不得心脏跳到了嗓眼。

门口出来的大夫摘下口罩,微笑说情况很好,仅仅在脖颈发现有个血管斑块,定时观察和疗养就可以了,不需要支架,更不需要搭桥。

我长长吁出了一口气,一边的我妈,双手合十,念念有词中,眼边出了泪花。

出院的时候,大夫跟我爸说,你想活长点,必须把烟酒戒掉,我爸可怜巴巴的看着医生,像是被没收糖果的小孩。

以前也有大夫说过,他当放屁,我管他抽烟喝酒,他都吹胡子瞪眼,闹得僵了,他还要离家出走,所以我也没报多大指望他能戒下来。

可没想到他真的就不抽不喝,现在,他已经戒烟酒十五天了,家里的烟都被我笑纳,泡好的药酒封好,我爸说等孙子娶媳妇的时候拿出来喝,一家人都由衷的开心。

趁着老头吃完晚饭去散步,我笑着对我妈说,看来我爸还是怕死。

我妈没有笑,忽然红了眼睛,低声说,我爸出院那天晚上,在卧床上突然侧身过来,紧紧抱住她,说自己不能死,要一直陪着她,留着我妈一个人在这世界上孤单,他在地底下也不安心。

我妈说,她为这句话一晚上没睡好,不停的冒眼泪。

我听完,眼前又升起了雾气,儿子见我妈像要哭了,跑过来搂着她脖子说,奶奶给你玩具,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戒烟酒也有哭笑不得的地方,那就是我爸总是嫌嘴里寡淡,习惯性的要往嘴里塞东西,我妈给他买的西瓜子南瓜子松子什么的,几天的功夫就没了。

家里的存货没了,他就跟我儿子抢零食吃,我儿子抢不过他,只好跑来泪汪汪的告状,说爷爷又偷吃他的棒棒糖和酸奶了。

我爸坐在后面的沙发上,含着棒棒糖怒喝,你个小白眼狼,吃你点东西咋啦。

昨天下班,扛回来差不多十斤给他买的御用零食,突然想到我爸的私房钱,等我妈出去倒垃圾,我问他,听说你那还有两万块私房钱,要不咱俩二一添作五,你分我一半,我考虑帮你保密。

我爸眼睛一瞪,耍赖说你哪只耳朵听见我有私房钱了,没有的事。

言罢背手而去,走了一小截顿住,不放心扭脸对我说,你敢告诉你妈,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见我怂了不敢回嘴,满意的丢嘴里一把瓜子,把壳噗噗吐在绕在手指上的小塑料袋里,嗝嘣嗝嘣地扬长而去了。

- - - The END - - -
  • 文章标题:最美好的幸福就是虚惊一场
  • 文章链接:http://lshongg.cn/archives/47.html
  • 版权所有:本文版权归 李正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除特殊注明外 (如有侵权,请 点此联系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