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深巷酒馆

October 18, 2020 • Read: 273 • 情感美文

小城的老巷子深处藏着一家店,卖酒的。

那店怪得很,开了有些年头,却始终没有挂出过招牌,也没个名字。

店老板是位年轻的小伙子,带着副眼镜,斯文又神秘的模样。

老巷位置偏僻,店藏得又深,所以平日里没什么人来。

不过老板从不在意这些,只是悠闲地泡上一壶茶,逗逗自己养的鹦哥儿。

老板有特殊的酿酒技巧。 他向人们回收痛苦或忧虑,酿进酒里。

人是有缘的人,酒是有味的酒。

店里的木架子上放满了各色的成品酒,琳琅满目,却一概不卖。

每位客人有他自己的忧与愁。 当从客人那收来的东西被浸泡得入了味,化成丝丝缕缕融进了酒里,敲开封盖的黄土,光是醇厚的酒香就能惹人沉醉。 小饮上一杯,更是能换得大梦一场。

父亲是个老实而坚毅的人,性子和善,操劳。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每天奔波努力工作,只是为了让家人过上更舒心的生活。

饭后,看儿子和女儿在客厅里争抢着电视遥控器,父亲笑着叹了口气,去阳台上点了只烟。

压力,自然是有的。

父亲的酒有些苦,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回甜。

姑娘喜欢隔壁班那个爱打篮球的高个子男生好久了,却一直不敢跟他说。

小心思藏在心里,来来回回地打着滚。 她趴在教室门口的栏杆上,看他在楼下篮球场上和同学玩得尽兴,忽然觉得自己的脸烫烫的。

一定是今天的太阳太晒了,姑娘摸着脸想。 姑娘的酒酸酸甜甜,像新打开的、咕噜冒泡的青柠汽水。

前几日店里来了位很特别的客人。

不是青春有活力的少年郎,也不是沉稳有心事的大人,而是一只白猫。

猫看样子是上了年纪,一身皮毛泛着灰黄,已经没有了什么光泽。 猫也是来诉说忧虑的。

他已经15岁了,在猫里面算是高龄。

这些天他能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要走了,但是他舍不得。 白猫原来是只流浪猫。

小奶猫又瘦又脏,躲在杂乱的叶子堆里可怜兮兮地喵喵叫,叫到嗓子都哑了。

住在附近的独居老人将他捡回了家,拿湿毛巾小心地擦去他身上的脏污,在纸箱子里铺了旧毛衣给他当窝。

老人是个知识分子,家里堆满了书。 虽然只一个人住,但依旧生活得很有格调,喜欢喝茶养花,喜欢读书看报,安适而惬意。

夜晚老人点着灯坐在桌前写东西,白猫就安静地蹲在笔筒旁,甩着尾巴陪他。

年复一年,小猫长大,然后和老人一起变老。

“我走了之后,他又要一个人了。” 老猫按照约定的取酒时间来了店里。

他趴在老板面前的柜台上,闭着眼睛,说话都慢吞吞的,听上去很吃力。

“原本想死在外面,让他就当我是个没良心的,和别人跑了。” “可他那么聪明,哪里会猜不到呢。”

老板静静听完,拿出了酿好的酒。 酒坛子上没有写名字,而是摁了个梅花状的猫爪印。 他倒了些酒在青花瓷的碟子里,推到老猫跟前:“尝尝吧。” 老猫懒懒地伸出舌头舔了舔。

猫对甜味的感知度很弱,可以说几乎没有,但老猫却觉得那酒甜得很。

还带着老人最喜欢的茶香和一丝墨香。

老猫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变成了小奶猫。

嘴里的牙才刚刚长全,痒得很。 窝在肉垫里的爪子小小的,毫无威慑力。

“我这里原本只是树洞,不是许愿池。” 老板摸了摸小猫的脑袋,低头笑了一声。

“但偶尔任性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 “快回家吧,有人在等你。” 白猫开始颤抖了起来。

他想跳下柜台,却激动地腿一软一趔趄。

老板伸手捞了他一下,把他放到了地上,看着他跌跌撞撞地飞快跑出店门。 “真好啊。” 老板缓缓伸了个懒腰。

父亲工作踏实,加了薪升了职。 儿子和女儿虽然性子皮,但也听话和争气,双双拿了奖学金,让他省心。

姑娘收到了一份信,是隔壁班那个男生给的。 “不要再偷偷看我了,你眼睛里有星星和光,我的球要拿不稳了。”

老人颤抖地将小白猫捧在手里,不停地念叨着“像,真像”,眼里有泪。

小猫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奶声奶气地喵喵叫着。

老板喂着架上的鹦哥儿,捋了几下它头顶鲜艳的羽毛。

他拿起杯子喝了口茶,耐心地等待下一个踏入店门的有缘人。

作者:一条酥咸鱼

- - - The END - - -
  • 文章标题:深巷酒馆
  • 文章链接:http://lshongg.cn/archives/206.html
  • 版权所有:本文版权归 李正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除特殊注明外 (如有侵权,请 点此联系我 )
  • Leave a Comment

    已有 1 条评论
    1. 丝诺 丝诺

      好美的文,很感动、很喜欢